文山福万家  正宗文山三七
刘翔用的理血妙品三七

三七粉熟悉的名贵中药。三七载入药物典籍应用已有400余年历史,李时珍首次将其录入《本草纲目》时称:“此药近时始出,南人军中用为金疮要药,云有奇功。”

金不换三七粉


三七粉又名山漆、金不换、参三七(与人参同属五茄科)。“合金疮,如漆粘物也”,“金不换,贵重之称也”。据传,一次李时珍去南京赶“三皇会”(药材交易会),在药王庙前的地摊上,看到一云南药商摆着一种圆锥形褐黄色植物的根,识药无数的李时珍从未见过这种药,便上前请教,药商说:“它叫三七,云南特产,可止血化瘀定痛,是西南军队中的金疮要药。”

他还讲述了具体事例:有人被刀砍伤,流血很多,取三七研末外敷,伤口马上不痛且结疤很快;一位妇人产后出血不止,服用三七后就止住了……李时珍取一细根头放入口中咀嚼,其味苦后回甘,凭往日经验,觉得可带点回去一试,便问:“我买一两如何?”药商告知,此药贵重如金,李时珍倾囊而出钱尚不足,只得轻叹一声,将欲离去。云南药商见其面善清瘦,身后跟着一背着装有多种药材大包的青年,估计这是位对医药深有研究的人,便喊住他请教大名,“我叫李东璧(时珍的字)。”“啊,原来是蕲州李先生,久仰久仰!今日有缘相见,幸甚!我送你一两三七,愿你能为更多人治好病,也算是初交之礼吧。”云南药商抓起几块三七递到李时珍手中。李时珍回去后取三七试用数人,效果勘验,并多方面收集其治疗作用,首次将其载入《本草纲目》中。

清代赵学敏在《本草纲目拾遗》一书中称三七为“药品中最珍贵者”,又说“人参补气第一、三七补血第一。” 民间医生曲焕章取用地道药材三七等,研制出专治疗跌打损伤的中成药“云南白药”。

三七的特长是“生打熟补”。即生用治跌打、熟用(炮制后)补气血。《本草新编》称:“三七根,止血神药也”,《医学衷中参西录》说:“化瘀血而不伤新血,允为理血妙品”,可见“金不换”作为三七的别称,名副其实。正如清代朱东樵《本草诗笺》所赞 “人参形似功堪并,甘苦兼温不换金。”